一个不公的体制压着人民,能够长久地压着,因为它有一个社会哲学的托词:逆来顺受、明哲保身的社会哲学。看穿了体制不公的人知道事不可为而转向冷漠;不曾看穿的人则早被教育了忍耐是美德、忍受是义务。 但是闷啊,这是一个有冤无处申的社会。 《野火集》–龙应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