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vie-three-tmes
movie-three-tmes

这是我第二次看 <最美好的时光> ,也是我第一次看 <最美好的时光> 。

说是第二次,是因为确确实实是第二遍看它,但却也是第一次耐心的看完它。一部很沉闷的电影,就像读一句话,开始读不懂,多读几遍或者过段时间再来读,就能懂了。侯孝贤的电影,就是希望人们多看几遍,睡着了以后接着看,总会有读明白的一天,而那一天,你注定要为他折服。

一部影片,三个故事,或者说三段梦。

1966年高雄小镇的爱情,爱恋梦。我最喜欢的一段,第一遍看的时候,也只看了一这段。那是一个简单的时代,简单到两个并不熟识的年轻人,只不过是男主角服役前的一场台球,一句我会给你写信的,而后纯白的几次通信,就可以让男主角到处去追寻,就可以滋生出一段纯纯的爱情。他找到她,她转身看到他时,她笑了,会心的笑了,无言的笑了,青涩的爱情弥漫于无言之中。当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回兵营的车,然后在雨中一起撑着伞等车,他们的手慢慢的牵在一起,十指紧扣的时候,我的心被触动了。这样的简单只希望可以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1911年青楼女子与革命党人的情事,自由梦。时光回转,身份已是文人艺旦。他,满腔热血的报国青年,她,以曲悦客的青楼艺旦。她是他的红颜知己。他怀抱家国自由之梦,她怀抱得遇良人自由之梦,不过都是空嗟叹。明知此是伤心地,不一样的月光,一样的凉薄。在艺旦说出,我的未来你如何考虑?她的试探落空,如潮打空城,寂寞又回。拨尽寒灰、卷帘凝望中,任几滴梨花泪慢慢干涸。她以为他会给她自由,他却只字不提。”一个口口声声说要解放中国的男人,却没有解放自己爱的女人”,所有的沉默已破,一如承诺。她仍是不动声色地帮他梳头、着衣、打水、送茶,举止间柔情无限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”明知此是伤心地,亦到维舟首重回,十七年中多少事,春帆楼下晚涛哀”,无奈的又怎会是国家事,天下事。那么,这样的隐忍情感,是不是就应该若艺旦的浅吟低唱,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2005年台北的欲望,青春梦。双性恋,烟熏妆,摇滚,一切前卫迷幻,离经叛道之能事皆若隐若现,却又让人隐隐作痛。她既有一个同性恋的女友,也和饰演玩LOMO的青年张震玩一夜情。那个幸福的点就是陈靖坐在阿震的摩托车后座的那一刹那,家里有她十几年的女友熟睡在床上,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在去做爱的路上,一切都还陌生而又美好,虚无还没有袭来。爱情呢?同性女友那句”你会后悔的我会死的”,靖在一声闷响代表的永别过后,回到床边,慢一点,一切都只是需要慢一点。

三段不相关的时代,甚至连排列顺序也非逻辑,却成就了三段心底最深的梦。任何人的梦无外乎爱情,自由与青春。

偶尔自己心中隐晦着自知,却也只能在清醒中看着这时光从指尖流去无痕。然而,不甘心又能怎样呢。这”最好的时光”,终究还是会如沙漏中的流沙般,不知不觉地流逝殆尽。我只想说,慢一点,再慢一点……